一面之缘已千年之三星堆

成都人才网 2018-3-2 14:01

    三星堆文化,作为“世界第九奇迹”的古文明,引领着对博大精深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独特审美的深深探索。

    1
    1929年春季的一个傍晚,农人燕青保和兄弟三人在挖蓄水沟时,意外发现一个惊天秘密——一个满是玉石器的宝库,这就是后来举世闻名的三星堆遗址。
    1963年,由四川省博物馆、四川大学历史系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发掘三星堆遗址的月亮湾等地点,展现了三星堆遗址和文化的基本面貌。
    直到1986年,发掘出两座大型商代祭祀坑,出土金、铜、玉、石、陶、贝、骨等珍贵文物近千件。
    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
    至此,三星堆的发掘:
    终于揭示了距今3000至5000年的古城、古国遗址;揭开了古蜀文化的神秘面纱;昭示出“长江文明之源”的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华夏文明。
    2
    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
    这句话出现在书本里,字典里,寡淡无味,但当你走进三星堆博物馆,它变得熠熠生辉、美轮美奂。
    祭祀,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文献《周礼》记载:“邦都之赋,以待祭祀”。反映人与天、地、鬼神关系的祭祀之礼,是敬天地,不忘先祖的重要表现。
    在三星堆遗址,我们看到:
    高达3.96米,集“扶桑”、“建木”、“若木”等多种神树功能于一身,象征上古先民天地不绝、天人合一的,迄今为止世界形体最大青铜器——青铜神树;
    长142厘米,重780克,全用纯金皮包卷而成的,杖身布满精美和神秘纹饰,象征至尊权力的,世界上出土年代最早、体型最大的一件青铜器——金杖;
    高65厘米、宽138厘米,两个眼珠向外突出16厘米的宽面大耳“纵目”,具有蜀国、蜀人象征意义的,世界上最大的青铜面具——纵目人像;
    还有形态造型各异的人头像、人面像、立人像、龙形饰、戈、环、璧、尊、动植物等。
    置身于这些用于祭祀的巧夺天工之物中,眼前似乎浮现出3000年前,人们围绕在高高耸立的青铜神树周围,在月光下舞蹈、歌唱,向神灵和祖先顶礼膜拜、表达崇敬、祈求保佑。
    庄严、炫幻、沉重的祭祀场景经由想象得以再现。
    华夏族以服饰华采之美为华,中国历来称之为“礼仪之邦,衣冠上国”。在三星堆遗址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五十多件青铜人头像中,各具特点:有平顶、圆顶、脑后补铸发辫或发饰,及带尊贵黄金面罩的青铜人像;
    有下身着裙,腰间系带,结纽于腹前者;
    有下身着紧身包裙,长不及膝,裙前后中间开缝裙裾边宽厚者;
    更有头戴太阳纹冠,身着华丽长袍(前裾过膝,后裾及地,制作精美),身佩带饰、赤脚戴镯,被誉为“铜像之王”的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青铜大立人像。
    此外,还有桃形耳尖、鹰钩鼻、微露舌尖作神秘微笑者;有浓眉大眼、方面大耳者;有桃五官俊秀、眉眼描黛者。
    无一不展现出灿烂耀眼、内涵丰富,令人叹为观止的巴蜀文化。   
    3
    当我们为巴蜀古国所拥的博大精深的文明所震撼时,我们:
    看到古蜀人崇尚神灵,崇尚祖先,崇尚自然;
    看到以小型磨制石器、玉质礼器为代表的蚕丛时代,以璋、璧、圭、戈为代表的鱼凫时代,以精美金铜玉石礼器、夯土祭台与大型木构建筑群为代表,具有国家疆域的杜宇时代;
    还看到古蜀文化与中原文化、滇文化,甚至相聚遥远的东南亚文明、南亚文明、欧洲古代文明之间绵延不绝的联系和融合。
    这些发现使得古巴蜀苍白的历史突然喷薄而发,人们好奇于先进的科学技术、精湛的青铜工艺、独特的美学艺术、奇幻的文化渊源、神秘的宗教等级,关于图案、符号、文字,也是众说纷纭、仁智见仁智者见智。
    4
    三星堆遗址已被中国考古学者命名为“三星堆文化”,将四川地区的文明史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指出:
    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根基。
    中华传统文化亦称华夏文明。具有“世界第九奇迹”之称的三星堆文化作为不亚于黄河流域地区的古文明,其令人叹为观止的技艺,惊世骇俗的文化和宗教内涵,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探索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证据,也引领着对中国传统文化和独特审美的深深探索。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书本、网络上的图片远比不上亲临所感受到的视觉上的震撼和审美上的冲击。(中国成都人才市场管委办党委流动党总支375支部 辜琳丽)